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作文园地

“奶奶妈妈”

时间:2017-07-06 14:54:48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早晨,到小区面店里要了碗面条,正埋头吸溜,一句脆生生的童声敲击着我的耳膜:“奶奶妈妈,我要吃小馄饨!”
    奶奶就是奶奶,妈妈就是妈妈,哪来“奶奶妈妈”这样的怪称呼?
    我好奇,从面碗里抬起头,侧身去看。一个剪了个童花头的小姑娘,也就三岁多的模样,白白净净的,坐在一位大嫂的腿上,在吃大嫂喂到嘴边的面条。大嫂五十开外的年纪,瘦瘦弱弱的身形,她怜爱地望着小女孩,“好好好,再给你下馄饨。”
    “大嫂,这是你家孙―――女?”我忍不住想打听,但问得有些迟疑,怕唐突了。
    “比亲孙女还亲呢!”大嫂微笑着不吭声,而一旁的几个食客却几乎异口同声,语气中是满满的赞叹,“她妈妈在,也带不了这么好!”
    什么意思?女孩这么小,妈妈就不在了?我有些吃惊,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    小馄饨来了,冒着热气,烫。大嫂站起身,拉着小姑娘到外面喂去了。
    面店里的人似乎对这小姑娘的事特别感兴趣,也特别了解,连不停招呼客人的老板娘也停下手中的活计,给我介绍情况。
    原来,小姑娘叫君君。她爸爸是河南人,就在这面店的旁边租了个车库,做点小生意。四年前,她爸爸与她妈妈好上了,家里没条件明媒正娶,于是也没有领结婚证,就住在了一起,然后就有了君君。在君君一周岁时,她妈妈给她过了人生中第一个生日。过完生日后不几天,她妈妈就把衣服整理打包全带走了,把君君丢给了她爸爸。
    而这位大嫂呢,姓杨,就住在前面一排楼房里。前几年退了休,闲暇时喜欢在这一排小店里串串门。她是个热心人,谁家有困难,她都伸援手,帮一把。君君妈妈在的时候,小夫妻吵架,总是杨大嫂去做“和事佬”。现在君君妈妈走了,君君爸爸一个大小伙子笨手笨脚的,怎么也应付不过来一个婴儿,而且还有生意上的一大堆事要打理。杨大嫂看不过焦头烂额的君君爸爸,更看不过嗷嗷待哺的君君,于是从喂奶、把尿开始,逐渐地把君君的喂养、洗刷等一揽子事全包了,成了自己的“亲孙女”。
    门外,君君吃完了馄饨跟隔壁的小姐姐玩去了,杨大嫂拿着空碗又走回店里。
    “杨大嫂,您真不容易!带小孩儿,就是亲奶奶都累得叫苦不迭啊!”
    “还要倒贴钱呢。”面店老板娘笑着给我作补充。
    “就搭把手,不能眼睁睁地看她遭罪啊。”杨大嫂摆着手说,“其实也不是我一个在帮她,整个新村里的邻居都同情她,她身上的衣服都是邻居们送的,我爱人单位的同事逢年过节也给她买衣服。”
    “杨大嫂,你带这个小孩,你全家人都支持吗?”
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,有一个人不支持都带不成。”杨大嫂点着头说,“这么小的孩子,我一个人是搞不定的。比如,君君刚学走路时,我全家三个人都张开手,像老母鸡护小鸡似的,就怕她磕碰了。帮她洗头、洗澡,也要几个人一齐动手的。”
    我跟杨大嫂抱歉地说,想问她个俗问题。
    “是不是想问我,图什么?”大嫂说,这个问题有不少人问。她反问我,“就是带个亲孙女,你能图什么?图她给你养老送终?”大嫂哈哈一笑,说,“带君君确实辛苦,但也有快乐,比如她长高长胖了,会唱儿歌了,会叫人了,比如她忽然稚声稚气地冒出一句大人话,都让我们很开心。她现在成了我们家的开心果。这就是给我们的回报。”
    我听得频频点头,“在带君君的这两年多,有没有过纠结?”
    “这倒真有过。”杨大嫂接过话头,有一吐为快之感。
    去年,杨大嫂的爱人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说了带君君的事,桌上的几个朋友大多不赞同带这个孩子。有的说,这不是爱孩子,而是害孩子。如果杨大嫂不帮带了,君君就会被她爸爸送回河南乡下,就是一标准的农村孩子,跟左邻右舍的女孩没有两样;而杨大嫂把君君带成了城里孩子,就有了落差,从心理上就回不去农村了,就“害”了君君。还有朋友引用“一斗米养个恩人,一石米养个仇人”的俗谚,断定杨大嫂的行为最终落不到个好,会伤害了自己和家人。
    大嫂坦言,开始她也纠结了好几天,后来想通了,“只要君君在这里,而且她爸爸愿意让我帮着带,同时我也有精力带,就带着呗,即使于我没有所谓的好结果,我也认了,总不能怕尿床而整夜不睡啊!”
    听了杨大嫂朴实的话语,大家发出了会心的笑。
    杨大嫂说,自从君君妈妈离开以后,君君对“妈妈”这个称呼很敏感,有人逗她说妈妈不要她了,这么小的人儿就吧嗒吧嗒地默默掉眼泪。大嫂知道了孩子心头的痛点,就有意回避“妈妈”这两个字。可是“妈妈”无处不在,没法回避―――动画片里有,儿歌里有,一起玩闹的小朋友嘴里有……于是,杨大嫂决定告诉君君,她跟其他小朋友一样有妈妈的,而且妈妈也很爱她的。为了给出“证据”,杨大嫂找来君君妈妈在时给君君买的袖套(君君长得快,她妈妈买的衣服都小了,只有袖套勉强可以用),帮君君戴上。第二天,君君见人就指着手臂上的袖套,稚声稚气地说“妈妈买的”,意思是她有妈妈,妈妈也喜欢她的。听得大家直抹眼泪。后来有一天,君君告诉邻居奶奶,“我也有妈妈。”问在哪里?她用小手指着杨大嫂,大叫―――“奶奶妈妈!”
    “君君知道妈妈待她最好,所以她觉得谁好谁就是妈妈。”杨大嫂说,“君君除了叫我奶奶妈妈外,还叫我女儿‘阿姨妈妈’,有几次还叫我爱人‘爷爷妈妈’呢。”
    “奶奶妈妈,我冒汗了!”君君满头冒着热气,冲进了面店。杨大嫂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早就准备好的白色手帕,衬在了君君的背上,“赶紧回家换衣服,不然要感冒了!”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 
推荐资讯
众星关注高考 为学子送上真诚祝福
众星关注高考 为学子
常吃樱桃好处多
常吃樱桃好处多
活色生香“中国粽”
活色生香“中国粽”
青海渐入最佳旅游季 部分车票住宿趋于紧张
青海渐入最佳旅游季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  • 定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dinzhoudaily.com copyright© 2003 - 2017
  • 新闻热线:0312-2587917 2587691 QQ:460586168 邮箱:460586168@qq.com
  • 冀ICP备14019100号-1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