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日报副刊

小木匠娶妻

时间:2018-03-23 10:05:00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杨天杰
    小木匠马刚在外打工半年,挣了一万多块钱,准备着回家结婚娶媳妇。马刚兴高采烈地回到马家湾,放下木匠工具,换了身衣服,就跑到七宝镇买了一辆崭新的飞鸽牌电动车骑着回了家。他有了这辆电动车,心情舒畅多了。心想:“我今年挣了钱了,该骑着新电动车,带上未婚妻,到县城风光风光,给她买几身好衣裳,也好叫她开开心。”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马刚吃过早饭,骑着那辆崭新的飞鸽牌电动车,带上钱就往尖尖庄未婚妻家跑,准备带着未婚妻刘彩云上县城买定亲礼。马刚骑着车,嘴里哼着小曲:“妹妹坐船头,哥哥我岸上走,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……”马刚高兴,车骑得也快,耳边的风“呼呼”地擦耳吹过。马刚走了七八里地,再拐几个弯,就到尖尖庄了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地从路边的树林里跳出一个青年,这个青年除两只凶恶的眼睛外,其余面部都用黑纱巾蒙着,手拿一把豁亮的匕首,对着马刚喝道:“会办事的就把电动车留下,否则,我就试试手中的刀,给你放放血!”马刚一看这个蒙面人如此凶恶,手里拿着凶器,心想:“硬和他拼要吃亏的,破财免灾吧,不要叫身子受了伤。”马刚想到这里,下了车,极不情愿地把他那辆崭新的电动车给了那个蒙面歹徒。歹徒得手,骑上电动车飞也似地跑了。
    马刚失去了交通工具,先前那股热劲也顿时消失了,他像泄了气的皮球,软绵绵地坐在地上。这哪是一辆普通的电动车啊?这是连接爱情的纽带。为了讨好未婚妻刘彩云,曾许下海口挣钱,挣来钱的第一件事,就是买辆新飞鸽牌电动车。也曾给未婚妻表过态,有了新电动车,就带着她到县城玩,给她买衣裳,买定婚礼物,这回完了。失去了电动车,钱也没了,弄不好那个漂亮的未婚妻也会嫌自己没本事,给他吹灯。唉!命运啊,怎么啥不吉利的事就偏偏要轮到自己头上呢?世道咋就这么不公平?
    马刚怏怏不快地往家走。还没走几步,就听见有人叫着:“马刚,马刚,你叫我等你,你咋就一直不来了,都急死人了。”马刚抬起头看了看,原来是漂亮的未婚妻刘彩云。马刚赶紧调整着心态,笑着说:“叫你等了,来迟了,请你原谅。”刘彩云问:“你不是说买了辆新电动车了嘛,在哪嘞?”马刚一听问这话,心里像扎了一把钢刀,回答说:“今天倒霉着呢,我骑着电动车去接你,走到前面不远的地方,遇上了歹徒,把电动车抢走了。”刘彩云说:“马刚呀,你咋就恁会骗人嘞,买不起电动车就说买不起吧,何必要编瞎话呢?”马刚辩解说:“彩云,我不骗你,电动车真的叫歹徒抢走了。”刘彩云问:“你说叫歹徒抢走了,谁能作证?你说,叫哪个歹徒抢走了?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电动车那么多,都没被抢,难道就偏偏抢着你的了。我看你呀,除了吹大牛,就是会吹牛,编瞎话编得也不圆。那好,算了,我就不相信,我离了你这个窝囊废就找不着对象了。”刘彩云说完这句话,扭头就跑了。
    这时的马刚心如刀绞,好端端的计划破产了,未婚妻也告吹了,口袋里的钱也不多了,该咋办呢?马刚犹豫了一会儿,心想:“得去报案,不能叫这个歹徒好过,也不能叫他再去坑害别人。”马刚想到这里,就转身到七宝镇派出所报了案。
    马刚回到家,把电动车被抢的事跟他爹娘如实说了。他爹说:“电动车被人抢了?抢就抢了吧,有啥大惊小怪的,不就是两千块钱嘛,破财免灾。只要人没事就行,到明年再出去打工挣钱,挣了钱,再买一辆不就得了。”马刚说:“爹,还有事嘞。”马刚他爹叫马文根,是个种地能手,在管理财产问题上,他啥也不在乎,人都叫他马大哈。他娘叫朱爱琴,标准的农村妇女。马文根说:“还有啥事?”马刚说:“电动车被一个蒙面人抢走了,那还是小事。老鼠拉木锨,大头还在后边呢。我那辆电动车中还藏着八千块钱呢,这还不说,因为没有了电动车,刘彩云也跟咱家吹了。”朱爱琴一听丢了钱又没了媳妇,脸憋得红红的,说:“哪个狗娘生的不熟的东西,生出来的兔崽仔不办正事,专门祸害人嘞。该死的鳖孙。”马文根说:“骂人有啥用?你能骂三天三夜把那个歹徒骂死了,你请骂了。钱能再挣,媳妇不跟咱了,咱再寻。三乡五里的闺女多嘞,只要咱家马刚有了本事,不缺个媳妇。马刚,你也别难过了,天塌不下来。”
    马刚听了他爹的话,心虽然放宽了些,但心里总不是滋味,毕竟那是大半年打工出力挣的钱呀。他失去了电动车,失去了钱,不但媳妇没娶成,连年都没过好。刚刚过了正月十五,他就背着木工家具,准备再外出拼搏,打工挣钱。他步行走到他的电动车被抢的那一小段路上,正好碰到三仙庄的唐老汉唐玉成。
    提到这个唐玉成,就像苦瓜泡进了黄连汤,命苦着呢。他的人生道路非常坎坷,妻子死得早,留下了一个独生女儿唐苗苗。他为了把苗苗抚养成人,一直没有再续娶。他不是不想再找老婆,他是担心再给闺女找个后娘,一是怕小苗苗受虐待,二是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妻子。在他的心目中,后娘没有好的,他听别人说过:女人心眼小,常常容不下别人的孩子,人世上最狠毒的是后娘的心。俗话说:后娘打孩子———心狠着嘞。所以呀,唐玉成既当爹又当娘把苗苗养大了。他把唐苗苗看成是掌上明珠,心肝宝贝。
    唐苗苗已经二十一岁了,经媒人介绍,唐苗苗和柏树庄的赵二孬定了亲。赵二孬是干什么的,咱先不说。就长相来说,他确实是个美貌男子,表面看来还很朴素,唐苗苗也就是看中了他的相貌好了,才决定要嫁给他。唐玉成对女儿的婚事从来不干涉,只要女儿相中了,他也就同意了。拿他的话讲:闺女不管嫁给谁,都是一门亲戚,反正我就这一个女儿,老了还得靠女儿养老送终的,何必在闺女的婚姻问题上给她过不去呢。
    唐苗苗定亲了,唐玉成也收了赵二孬家的彩礼,两家商定着找了好日,把嫁娶的喜日定在三月十五日。现在已经是正月了,离唐苗苗出嫁的日子也不远了。唐玉成觉得就这一个闺女,对闺女的嫁妆要多陪送些,除铺盖、衣着外,还要特意地陪送一套像样的家具。唐玉成家有的是木材,木板都现成,只要请个木匠来做活就行了。自己做家具有个好处,要啥样的,就可以做成啥样,还能节省一大笔钱。
    唐玉成听说马家湾的马刚做的家具好,而且做得还快。这天一大早,唐玉成就奔去马家湾,请马刚到他家给他做家具。唐玉成还没到马家湾,正好在路上碰到了马刚。马刚因为未婚妻吹了,还丢失了不少钱,觉得丢人败兴的,心里还没有转过弯来。他想到远离家乡的大城市去挣大钱,还可以避开别人说闲话。他不愿意在三乡五里的家乡给人做活,更不愿意去给唐玉成家做活。因为三仙庄离马家湾相差不远,怕人说这说那的,听到耳朵眼里了心里难受。马刚有些犹豫,没有表态。这时,马文根也跟着马刚一路走,一来是送儿子到外地做活,把他送到车上,二来是要去七宝镇赶集,还要办点小事。(未完待续)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 
推荐资讯
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闭幕
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
决定李克强为国务院总理
决定李克强为国务院总
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选举产生新一届国家领导人
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
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闭幕
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  • 定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dinzhoudaily.com copyright© 2003 - 2017
  • 新闻热线:0312-2587917 2587691 QQ:460586168 邮箱:460586168@qq.com
  • 冀ICP备14019100号-1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