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日报副刊

爆米花

时间:2016-02-18 11:03:14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

 

送女儿上学的路上,看见一个加工爆米花的人在广播,心里莫名地就动了一下。
回到家里,看见爆米花的车已经离我家门口不远了,于是迫不及待地跑上前拦住了车,问好了加工价格,飞奔回家,拿了些大米小米和两个袋子,我也要爆些米花来吃。
正值三九,尽管是艳阳天,却也是寒风凛冽,我站在风中,不知不觉,思绪居然飘回了二十多年前。
说起爆米花,可是我小时候的美味。八十年代末,改革开放不久,人们的思想还不灵活,就业机会也少。农村人,大部分还过着自己自足,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日子。尽管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粮食产量却很低,少部分人开始做小生意致富,而像我父亲这样的一小部分人开始到外省的建筑工地打工,当时称为“黑包工”。记得当时学校里让学生填表,父亲的职业一栏,我毫不犹豫地填写了“包工”俩字,结果惹得老师和全班同学哄堂大笑。
尽管父亲早年就出去打工,但毕竟家底一穷二白,加上又有和我母亲结婚时的外债,所以家里的日子也是“恨不得一分钱掰成八瓣花”!二分钱一根的“白糖冰棍”,一分钱一块的“芝麻黑糖”,都是让我闻之流口水的美味。而冬天,食物和蔬菜匮乏,大人们也是变着法地给我们这些小孩子弄些吃的,来打我们肚子里的馋虫。每当到了三九腊月,村里就会来一个加工爆米花的人逗留几天,说是“爆米花”,其实就是“棒棒花”,我们这的人管玉米叫棒子。那个年代,哪有多余的米让小孩子当零食吃呀。
可就连这一年可以吃一次的“棒棒花”,也不是谁家的小孩子都能享受的。五分钱一搪瓷缸子,很多人家嫌加工费太贵。而我的母亲,每每拿了一毛钱给我和妹妹爆两缸子,也有半蛇皮口袋了。母亲拿着玉米往棒米花车那儿走,一群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孩子跟在后面,像一群馋嘴的小猫。
捡去玉米之中的杂质,加上一点糖精水,搅拌均匀,就可以加工了。我还直嚷着多加一点糖精,再多加一点儿。小孩子,对于甜的东西总是没有抵制力的。香香的,甜甜的,它冒着诱人的气味,像地里的大白虫子一样,滚滚的,胖胖的。在我看来,那真的是“人间美味”都不足以形容它。发动机“轰隆轰隆”地响着,白烟“突突”地冒出来,“棒棒花”

爆米花像一大群调皮的孩子,急先恐后地从机器里钻出来。不多时,半口袋的“棒棒花”就爆好了。这是一台多么神奇的机器呀,能把那硬硬的、小小的玉米加工成这么好吃的“棒棒花”。母亲看见我的馋样儿,微微一笑,抓了一大把给我,又各分一把给我的小伙伴们。每个人都贪婪地吃了起来。不用说,我和妹妹回家以后又是一通狂吃,直吃得下顿饭都吃不进去了为止。
“闺女,闺女!”加工爆米花的大爷叫我了,“快换一个袋子,你这个袋子,满了。”我从童年的回忆中穿越回来,一看,可不是吗?急忙换了另一个袋子。
如今我也做了母亲,不知道我的母亲当年爆爆米花时是怎样的心情?不知道我的女儿放学回来,看见这满满的两大袋爆米花,会不会高兴得又蹦又跳?可以想象的是,即使高兴,也不可能像我小时候那种雀跃的心情了。现在的物质生活这么丰富,物流这么发达,零食水果干果应有,对于我6岁的小女儿来说,已说不上钟情于哪一种美食,她往往朝三暮四,上午喜欢吃的东西,下午就不喜欢了。而我既要寻找她的喜好,又要常常担心重金属色素添加剂防腐剂膨化剂这些东西了。而我小时候多年钟情的爆米花,其实不就是含铅高加糖精制作的膨化食品么?
今天,就让我放纵一次吧,忘掉重金属,忘掉糖精,忘掉膨化食品,痛痛快快地吃一回,再找找小时候的感觉吧!
 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 
推荐资讯
定州日报社“三定”方案
定州日报社“三定”方
美景如画古韵浓欢天喜地庆国庆
美景如画古韵浓欢天喜
昔日抗洪英雄今天抗癌勇士
昔日抗洪英雄今天抗癌
千里唐河水醉美顺平行
千里唐河水醉美顺平行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  • 定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dinzhoudaily.com copyright© 2003 - 2017
  • 新闻热线:0312-2587000 2587691 QQ:460586168 邮箱:460586168@qq.com
  • 冀ICP备14019100号-1 |